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所有文章教师天地教育科研
【张健】让语文回归语文

   2017/10/10 18:37:00     发布者:学校管理员



让语文回归语文

张健

“让语文回归语文”的说法早就听说过,只是不明就里。回归的前提一定是背离,背离了什么,是什么使其背离,从说法本身难知其详。但是,反思自己的教学,环顾身边的“语文”, 还真觉得有些背离,也真该做点回归,只是我想到的与“回归说”原创人想到的是否一致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无关宏旨。

我认为有三个东西导致中学语文背离了语文。首先,数理化等知识性学科让语文老师忘了语文是能力型学科,而且有意无意地采用数理化讲练为主的教学方法,从而导致中学语文教学背离了培养学生语言能力的基本出发点。数理化是由系统的知识点构建而成,因此讲一讲,练一练,理解理解,巩固巩固,环环相扣,次第前进,这是可行的,似乎也是必须的。但是语文不是这么回事。试问语文有那么一本或一套知识宝典,讲解清楚、理解透彻、练习到位,然后就大功告成吗?这个宝典是李白用过,还是曹雪芹用过,或者莫言用过?语文没有这个东西,也不应该有这种做法。语文学科特点决定其学习路径是广泛的阅读,在语言的大海中冲浪遨游,在尽享阅读乐趣的过程中、在不知不觉中收获语文的硕果。语文的读本不应该是特定的,而应该是多样的,学生与它们的遭遇甚至带有很大的偶然性,正因如此就能成就学生鲜明的语言个性。阅读能不能解决语文所有的问题?不能。但是对于中学生来说阅读是解决语文所有问题的坚实基础,没有这个基础一切皆付阙如。所以在这里我们语文老师和语文教学的确是 “背离”了语文。当然,这其中的问题也不完全出在语文老师这儿,中教管理的一整套东西基本上是以数理化等知识性学科为出发点的。不能不说中学语文老师是在做一种无奈的适应,因而也就有了一次可笑的背离。

接下来,语文教材让语文老师以为语文就是那几篇课文,整个中语届也几乎是用解剖学的细致与严谨分解了那几篇课文。高中三年有两年时间在对付这几篇课文,讲之、析之、配套练习之。扪心自问这对提高学生的母语能力和语文水平究竟有何裨益呢?即便是有又有多少呢,是不是效率太低?本来三年时间可以读不少的书,结果就读了那几篇课文,用一句很俗的比喻来说就是,本来可得到一座森林,结果就得到那几棵所谓的珍稀树木。可悲的是,艺术鉴赏不是理解而是感知,没有广泛阅读基础上所形成的语感,学生并不能真正领略那些语言精品的艺术美。花了至少是两年的时间,这几棵珍稀树木“珍”在何处学生还是隔雾看花,并不明了。这里还必须提及一个长期未被明确当然也未被重视的问题:中学教材中的现代文由于多种因素的影响的确不能保证篇篇精品,不过文言诗文的确篇篇是精品,问题是读这几篇精品是不是足以形成文言阅读能力,我们知道基本上不可能。这个问题在高三复习时马上就突显了,学生既读不懂文言文,也读不懂文言诗。结果关于文言这一块无论是大纲设定的目标,还是高考设定的标高都悬空了。现代文这一块的问题实质上是一样的,只是不像文言那一块很容易就被觉察到。因为文言阅读能力形成的时段基本上在高中,而且在课堂,高中课堂荒了,学生这一块就是空白。至于现代文哪里都可以学一点,问题还真不太明显。

最后,高考让语文老师以为高考试题就是语文,从而偏离了语文。高考试题是考察学生语言能力、语文水平的一种工具,学生也必须熟悉这个工具,但是工具和通过工具所考察的语言能力、语文水平不是一回事。可惜我们忘记了这一点,以致我们三年都在带领学生熟悉这个工具,甚至初中生也在做那四道所谓的基础题,也就是说为熟悉这个工具我们花了六年的时间。是不是有点离谱。如果说通过这种方式可以一并提高语言能力、语文水平,那也不算太冤,但是我们都知道做题做不出莫言来,相反有了莫言的文字能力,语文考出个高分肯定不难。

哪里背离就哪里回归。既然问题比较清楚,也不太复杂,哪么回归的事也就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难,也不会与高考水火难容。应该说简单地做几件事就可以有个不错的开端,就能取得一些不俗的成果。

第一、保证阅读。首先要保证学生有足够的时间阅读,语文老师要把大量黄金时间拿出来给学生阅读,不要心疼,要有自知之明,要承认那些能写出书来的人,尤其是那些名著的作者、作家比我们一般语文老师要强,即便一个比一个强不了多少,但是十本书就是十个作家,十个作家总比我们一个强,学生一个学期读十本书没问题。然后要保证学生有足够的书可读,有足够的书可选,我们不能要求学生读同样的书,我们要允许自由阅读,个性化阅读,让兴趣成为阅读的路标,这就需要海量可选的书籍。本来大家都明白,让学生大量阅读,广泛阅读,让学生形成阅读兴趣、阅读习惯和阅读能力,对学生来说这是一件终生受益的事,对老师来说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却把它搁置一边,任其荒芜。不过这样一来,管理层和其他学科的老师可能会问,学生都去阅读了,语文老师干什么呢?这个问题虽说有些外行,但是它还真是一个挡住语文老师放手抓阅读的大问题。我们不妨这样想吧,与其让语文老师无谓地占用学生宝贵的阅读时间,还不如让老师们闲着。当然事实上语文老师是不会闲着的,要做的事多着呢。

第二、语文高一高二去高考化。高一高二不做高考题和从高考题衍生出的练习题。高一高二不用练习册。期中期末考试采用能够指导和考查学生广泛阅读的题型。要特别重视这件事,否则,第一点的“保证”肯定会落空。因为阅读时间会被挤占,阅读注意力会被分散,阅读的动力与指导都会得不到保证。

第三、减少文言精讲时间,增添文言泛读时间,提供文言泛读材料,确保学生获得应有的文言阅读能力。切忌用文言部分的高考模拟题代替文言泛读材料,学生会以“做”而代“读”,因“做”而忘“读”,进而“厌”读。

第四、高三集中训练考试能力。这本是一句多余的话,之所以提出来是因为我们常常担心高三那点时间太少,其实我们可以充分相信,对于语文来说高三一年时间用于熟悉高考题、生成试卷能力足够了,也可以充分相信有广泛阅读做基础考试训练包括考场作文的训练会事半功倍。

概括起来一个高中语文老师主要就两件事,高一高二陪学生读书(阅读),高三教学生考试(高考)。或者说就两个字,一“陪”一“教”。当然这两个字并不简单。首先如何“陪”对语文老师、甚至对学校管理都是一个不小的课题,需要探索。同时需要特别注意“陪”和“教”是两个不同阶段,中心任务不同,所应遵循的教学原理也不相同,不能相混以致相害。




分享到(包括微信):



上一篇文章:【叶冬梅】新一轮课改反思与建言(学校管理员) 下一篇文章:【张健】中国基础教育的几个“不许”(学校管理员)




教师天地教育科研
·结题报告书深圳市罗湖外语学校
·兹收到罗湖外语学校高中部合唱指挥培训的费用捌仟元整
·收 条
·罗湖外语学校合唱指挥师资培训安排
·附件一深教微课〔2013〕449号
·【赵永华】20150528课改
·【张健】中国基础教育的几个“不许”
·【张健】让语文回归语文
·【叶冬梅】新一轮课改反思与建言
·【叶冬梅】 以人为本 文化育人
·【杨领】 课改反思与建言
·【王丹】 课改反思与建言
·【阮春秋】徐杨中学课改感悟【阮春秋】
·【陆文婕】淮安学习之行感言
·【刘茜】新一轮课改反思与建言
更多文章 >>>
你是第  位访客  共  篇文章  关键字搜索>>>>  后台登陆